重庆三峡旅游社团

老妹(更新了重要照片)

荷里时光2018-11-08 11:07:31

在场部的时候,曾经看到一车人过去,路边几个大人说,那是违反了计划生育的,要被抓去阉掉。


我立刻想起村里来的阉鸡佬,在公鸡腹侧拨去毛,割开皮肉,然后用一个工具,上面有一根线,慢慢挑啊挑的,挑出蛋蛋,割下。。。


违反计划生育就要被阉,这当然是乡下人的谣言。无论如何,在计划生育时代,象我们家有三兄妹的情况也是非常少的了,以至于在1986年我们一家五口去旅游的时候,每一次都会被问起。


86年在杭州旅游


而前不久跟父亲的回忆中,也聊到弟弟妹妹的生育指标,说妹妹那一年,全农场的生育指标正好没有人要,SO,成全了我们家的子女双全。


当时妹妹还在妈妈肚里,全家都已经预定将是一个妹妹(其实并没有13超,也没有其他手段核实)。记得有个小伙伴说我会再有一个弟弟,我异常生气,跟他大吵了一顿。


好消息来的时候,我正好在奶奶办公室,奶奶接完电话高兴地告诉我,有了一个妹妹。小我五岁的妹妹。

从此妈妈每周从九队来看奶奶和我的队伍里,就又多了一个小妹妹。记得有一次,走在去打饭的路上,路边美人蕉开的灿烂,我幻想着将来妹妹读小学,戴红领巾的样子,还想好了到时候要告诉她,在她小时候我如何的幻想过那一个场面。


我见证过好多妹妹的第一次:她第一次拿起了沉重的手电筒,我跟奶奶报喜,说她力气N大,奶奶赶紧抢过手电筒,预防她拿不稳砸自己脸上;而在她蹒跚学步的时候,我在九队,正好看到她突然从床上爬起来,居然跑了好几步;她长了虱子,第一次剃光头,半边长,半边光,哭的眼泪哗啦,碎发都粘在脸上,看着好悲惨。当然,还有她周岁的照片,稳稳地坐着,一脸淡定,而知道真相的我们,每一次都揭露说妈妈在椅子背后扶着,椅子后还有妈妈的几根发丝作证。

经典的一周岁没找到,放两周岁的


我们这一辈里,五个男孩,妹妹是唯一的女孩,所以理所当然地得到了奶奶的宠爱,我跟弟弟都非常吃醋,私下批判奶奶各种令人发指的偏心行为。


到了南宁,她也五岁了,终于全家正式住在一起,三兄妹一路上学,放学,感情自然加深。一次上学没戴红领巾,执勤的同学非要我回家拿,那必然是迟到的结局,而这时学前班的妹妹展开了凄厉的哭声攻势,成功的解救了我。这当然更让我感动。然而我并没有当哥哥的觉悟,不但没有帮弟弟妹妹打过架,甚至还伙同弟弟偷了妹妹苦心攒下来的70多元压岁钱,哈哈哈哈。


当然,多一个妹妹还是很有意思的,我经常会跟她讲各种故事,包括当时很迷的《神雕侠侣》,虽然她只有6岁。。。。


就在不知不觉中,短短的快乐的全家团聚生活过去了,我上了大学,大学毕业也留了校。1996年,舍友结婚搬走,宿舍只有我一个人住,而妹妹刚好毕业,工作没定,我就邀请她来南京玩几天。


那次遇到我到成都出差,于是把她带上,同吃同住。当时其他学校的老师和参会的人都不相信她是我的亲妹妹(长相差太远,悲催)而我们在重庆绕了一圈之后,买了船票过三峡回南京。那可能是我最穷的一次旅游吧,仅有一百多元,买了船票以后就没多少了,还买了些方便面,一半贵的雪菜方便面,而另一半就是单料包方便面。当时坐船虽然条件差些,但同船有一些年轻人,也玩得很开心,加上有一个漏光的相机,颇留下不少美好回忆,回到南京是深夜,当时还没有夜班公交,我们打车回到学校,身上仅剩十元钱,让司机在楼下等 ,我上楼翻出最后100元,付了车费。

成都杜甫草堂


妹妹的到来颇引起了一些哄动,这当然是因为她的美丽。在我读大学的时候,就听弟弟说,她在十一中,名声在外,居然有10公里外的学生专门骑车到校门口等着看她一眼。大四,我带到学校的她的照片,也被同学们纷纷传阅,让虚荣的我很是得意。

这个最符合当年的美少女要求

很袁咏仪有没有

其实我也是双眼皮,只是没有妹妹明显,另外这个我记得她没有涂眼影哦

不知道为什么她喜欢这个,我老觉得散发着母性的光辉

突然发现每一张都有淡淡的哀愁。。。。


妹妹来的时候,正好我刚接触安利,整天在宿舍里搞聚会。本来是希望她参加讨论,多一些朋友,也多学一些东西,但很显然,她心思不在此,每次我们聚会她就去浴室洗澡,在我们开会到一半的时候,她披着湿漉漉的头发,端着塑料盆,带着蜂花护发素的香气,在众人惊艳的目光中施施然回来,让本来热烈的空气突然宁静。。。。


而她的到来让我学到了很多与人沟通的方式方法,她直接的表达自己的要求,然后在关键的时候又能自如的转换话题,这都让我惊叹不已。她很快在校门口的打印室找到了一份打字员的工作,正式留在了南京,第一份工资就是五百块,比大学老师的我还要多一百。。。


当时军人俱乐部还有很多租书的摊子,我们经常去租书,遇到了一个很好的作家:亦舒。当时有她一个系列丛书,我们每次还书,都想借到剩下的,似乎一年下来都没能借全。这个作家写美女一流,《玫瑰的故事》,《喜宝》,《印度墨》。。。在她的笔下,各种美女都有不同的味道,但很显然,我觉得每一个都有妹妹妹影子,因为别人也说,妹妹象林青霞,象关之琳,象周慧敏。。。

快乐的大学生活


好吧,其实要承认,当时的我是很喜欢跟她逛街的,她会挽着我的手,我则收获着路人羡慕或者嫉妒的眼光,用南宁话说,“细妹当兰使”。


很快的,我也从学校辞职出来,我们跟别人全租了一套房的一间,她睡床,我睡沙发。我们还AA制,记账,当时她收入五百,我两千六,还平摊生活费。。。。更可怕的是,居然到后面我还要跟她借钱。。。。


接下来我们搬到了山阴路,那个两室一厅也留下许多的回忆:窗机架在主卧的门框上,只能制冷,夏天的时候,房间里是冷的,走道和厅里狂热。后来大门还坏了,我们一直没修,无论何时,门一推就开。。。。


两兄妹的相依为命,有太多值得回忆的东西,也让我们有了很多的共同话题。而在我人生的很多重要转折点,无论是失恋,还是失业,都是她给我安慰,陪我流泪,还替我责备前任。

北京圆明圆


她除了理财之外的各种才华也开始慢慢的展现:对美容化妆和着装流行趋势的把握,对装修和装饰的用心,使得她装修的房屋,无论从实用,美观,易打理,性价比方面都达到很高的水准。她第一次负责装修的美容工作室,让很多人一来就觉得惊艳。


当然,对孩子的教育,各种生活细节的安排,也体现出强大的策划和组织能力。几个孩子的上学放学接送,课外班的安排,我常常说,她象魔术师,几个球抛在空中,一个都不会撞到,更不会落地。


亦舒经常描写美丽却不自知美丽的女孩,但更多描写的是独立而顽强的美女。在流水账般整理了一路的回忆后,我印象最深的反而是她在大冬天冷风中,拎着沉重的美容箱给客户做美容的样子。


她很重视生日,当然也很重视生日礼物。然而年轻时一个蛋糕,一束鲜花就能带给她的快乐,现在不知道要如何才可实现。放下永不离手的手机,对着电脑,哪怕仅仅是流水账,静静地在回忆中搜索美好的片段,写下散乱的文字,希望这些字,也能带给她美好的回忆,送上我美好的祝福吧。


生日快乐,老妹。


(注:更新版,上一版应要求替换了更美的照片)


Copyright © 重庆三峡旅游社团@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