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庆三峡旅游社团

专题线路策划师之诗文三峡

旅行家杂志2018-09-29 13:39:07

2003年出版的《三峡记》中,章东磐写道:自从有了旅游这个行业以后,三峡就变成了一部热映不衰的老电影,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游客们,举着各种样式的照相机、摄影机,目瞪口呆地堆积在豪华或者不豪华的游轮甲板上,跟着导游的魔术棒,鹅一样地转动着头,欢呼着看到了那叫做神女峰,却长得一点儿都不像女人的擎天巨石。


这是三峡旅游的真实写照,多年来三峡的游轮带着游客匆匆而过,人们除了壮观、奇绝这样的词,甚至不能完整地背诵一首杜甫的三峡诗句。对于三峡浩瀚的历史和人文,这种游览三峡的方式,暴殄天物。如今,傅寒和他的朋友们开始了另一种尝试。


微信号:travelermagazine

策划/本刊编辑部

采访/吴丹丹

摄影/黎明 李风


线路|诗文三峡之旅

特色|坐着游轮,吃着火锅,把三峡游了

设计师|傅寒+江树+冉云飞

地点|长江三峡

时间|76

价格|10800/

微信号|游集队

(唐代奉节城的驻防图)


傅寒祖籍奉节,并在那里长大,对自己生活的三峡烂熟于心同时又熟视无睹。三峡大坝工程,让傅寒和他的同学们有了共同话题,每次聚会他们都会谈到那些已经消失的小城和风景,而这些是他们全部的童年记忆。这个时候傅寒开始关注三峡,想了解故乡和他背后的东西。他开始有意地搜集三峡的资料,搜集自己的家族史料,这种关注一直持续了十几年。傅寒说,这源于离家的失恋,每个长大后离开故乡的人都会有这种失恋,而我们的这个失恋却比其他人都要浓烈一些,因为我们的家乡被水淹没了


长江三峡深度文化旅游线路始于一次因缘际会。2008年,傅寒帮南方周末的朋友做公益活动,帮乡村小学的学生上文化课。他们选中了傅寒家乡奉节的一所乡村小学——寂静小学。接下来,傅寒又邀请了他认识的一些文化人给孩子们上课,其中就有学者冉云飞。寂静小学建在一个小山上,山下有一条梅溪河。上课时,冉云飞就问孩子们,知道学校门口的河为什么叫梅溪河吗?孩子们的回答五花八门,多数将梅溪想象为“煤溪”,而实际上,梅溪河来自于曾在奉节为官三年的宋代诗人王十朋,因号梅溪,奉节人感念他,于是将河命名为梅溪河。这次文化课很成功,孩子们听得津津有味,但也让傅寒感慨,三峡文化后继无人。于是他提议要编制乡土教材,留住三峡最后的文脉。


2013年,傅寒邀请冉云飞和一干志同道合的朋友再次游览三峡。此次三峡之旅依旧酣畅,冉云飞沿途给大家讲述三峡诗文历史、袍哥与码头文化,讲陈子昂、李白、杜甫、刘禹锡、白居易和苏东坡父子、范成大和陆游等的诗文,听得众人如痴如醉,不亦快哉。随后,大家产生了一个想法,何不搞一个三峡的深度文化游,既发掘三峡鲜为人知的一面又可以借此编纂乡土教材,厘清三峡历史,惠及他人,而做三峡深度旅游所赚的钱还可以用来支持编写乡村教材。


2014年4月份,傅寒组织的第一次三峡之旅成行,他将这条线路命名为“诗情与战火”。从筹划到成行,花了一年多的时间调研,仅探访就十几次。


仔细审视这条线路,会发现这趟旅程与常规的三峡游线路并无太大的差别,从重庆到宜昌过三峡。最主要的差别是旅程的内容和细节,傅寒将这看做三峡深度游的灵魂。


傅寒将导游换成最懂三峡的人。第一期线路中,他邀请冉云飞、南方周末的资深记者翟明磊以及原《四川烹饪》的主编江树作为导游,未来还打算邀请在三峡本地长大或者祖籍三峡的名人如野夫、侯德健、颜长江等人。这些嘉宾无疑成为旅行中最大的亮点。


在路线的规划上,他们并不会完全根据实际距离的长短确定,主要是参考这个地方的文化价值。比如,他们在奉节上岸并停留三天,因为这里集中了瞿塘峡、白帝城、夔门等,都是三峡文化的精髓。一个白帝城就足够呆上一天,而普通旅行团往往只会参观一个半小时。


过瞿塘峡时,他们会另包一艘小船,在长江里慢悠悠地漂,据说这是参考杜甫当年过三峡的速度。现场有当地音乐人给大家演奏古筝助兴,冉云飞则会带着游客吟诗作对。8公里的瞿塘峡,要在上面漂一天。


傅寒还把重庆火锅搬到了游船上。他从重庆请了最专业的火锅师傅,把全套的火锅装备带上船。为了增加互动性,还设立了袍哥微电影环节,由参团游客亲自出演。晚上则会放映三峡的电影和纪录片,内容安排没有空档。


Q:如何看待现在的三峡游?

A:从我搜集三峡的史料开始,我就发现三峡太浩瀚了。在考察过程中,结识了一位老先生季富政,他是做三峡古镇研究的,花了十年时间反复跑遍三峡沿岸古镇,把每一栋老房子都测绘出来,出了一本书叫《三峡地区古典场镇》。那些房子的建筑细节,简直让人叹为观止。再看看目前的三峡游?听导游讲解一下李白的《早发白帝城》;到神女峰的时候,抬头看看那块石头。最有故事和文化的瞿塘峡,游船带着客人20分钟就过了。可以说三峡的文化旅游价值是被浅化和低估了的。


Q:你们的三峡游价格是10800/人,而常规三峡游只有3000多元,如何定价的?

A: 其实我们的利润不高。我们选了最好的游轮,团员人数也是严格限制的,不超过30人。但工作人员就有78个。因为在奉节停留的时间很长,我们需要另外乘一艘船从奉节前往宜昌,这样仅船费就是别人的两倍。豪华游轮每个人单程的价格是4000元,我们要做两程,价格就是8000元,再加上岸上活动的费用,1万元看起来很多,实际上利润很薄。


冉云飞:青年学者,作家,杂文家,人称“冉匪”;“2008年度百位华人公共知识分子”之一,有作品入选高中语文阅读教材,被媒体誉为是“民间教育家”;常年关注四川和三峡文化,为Lonely Planet的《四川和重庆》写过历史部分。


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到本世纪初,三峡大坝未建成前,一波又一波的“告别三峡游”,好像使得不少中国人都匆忙地去与三峡“告别”了一把。我赞同大多数人的意见,自然的伟大力量和架构,人为地对它加以粗暴的改变乃至破坏,都是一种十足的伤害。没有必要隐藏自己的观点,我当然不喜欢乃至反对修三峡水电站,就像我反对为了修彭水水电站,使整个龚滩古镇异地搬迁,致使其古貌和韵味全失一样。我也觉得没有建坝之前,三峡的野道雄奇,在世界上的确独一无二,我认为欣赏这样相对原始的风貌,是任何东西都不能替代的。


但问题在于,如果你真关心三峡,或者说你此前还真没有去过,哪怕就是去过,也值得再去看看。为什么如此说呢?那就是有了前后的对比性体验,你就更可以为三峡古今乃至未来,贡献自己的智慧和意见。没有去过三峡的人不说了,即便如今已经是高峡出平湖的情形下也值得去看一看,至少你如果熟读古诗文,或者知晓那些过往之探险者的记录,两相对照,你也能更深地理解人与大自然应该如何相处。


人是经验型的动物,没经验过的话,纸上得来终觉浅。再者为何说即便在建坝前你去过三峡依旧值得去呢?你如果不直接去感受,你就无法理解为何冯艳能拍出那么出色的纪录片《秉爱》,张秉爱这类三峡“钉子户”,以及他们自身对生活与故土的迷恋和执着,是可以从社会学、人类学的角度来做非常认真细致的研读的。你如果不切身地感受建坝前后的区别,也就是无法领会有的港口为什么水深了反而废弃不能用了。


这些理由如果说还太粗糙到无法打动你的话,那么我想如果你是个热爱生活的人,对未知的三峡(要是你没来过,三峡于你当然是未知,要是你来过,建坝后三峡于你也是未知,即便你前后都来过,依旧有许多未知值得游览)有好奇心的话,我觉得不妨来一次细致的观察探索,不妨来一次深度游历。大家都久闻三峡的大名,但三峡地区的历史,就是居住在三峡的人乃至其间的文化人,都是一团乱麻。三峡的名字出现在魏晋南北朝时期,但在明万历十九年(1591年)才出现吴守忠编、卢国桢校的《三峡通志》。在这个比较粗疏且有不少错误遗漏的《三峡通志》后,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以三峡为专书的后出转精之作。倘以《三峡通史》来搜寻,只得到20115月于三峡大学召开《三峡通史》编撰工作会议的消息,余再无下文。即令《三峡通史》最终写成,我们也有理由对在目前这种拿课题经费的学术大跃进产品,保持我们相当的怀疑态度。


为什么会出现三峡地区名声很大,而三峡却没有一部真正匹配得上它大名的通史专书,来记录三峡的自然地理、人文历史、民俗土产、山川风物、过往人物、交通航运、码头会馆、宗教祭祀、民间工艺等呢?这是因为中国历来的行政区划、自然区划、文化区域不能协调一致所致。三峡地区历来被分隶不同的省、路、州、郡、县,其改变之繁复,令人头大。而历朝历代政府的行政区划管理,对一个地区历史的记载与书写产生了相当大的影响。正因如此,我才觉得有必要来细细梳理三峡的人文历史,慢慢给有关三峡的史料做一个像样子的编年史,在这样的基础上三峡的研究才有可能真正细化和深入,而在这个契机下,三峡更像一个尚未开启的文化宝库,每次深度游历都像是寻宝,让人充满期待。


必须诚实地说,三峡的自然风光在建坝以后,是有很大的损伤的。但也必须实事求是地说,并非一无可看,至少在一些支流我们还可以有机会去寻找那种原始状态。在自然风光有所降低的情况下,换一个角度来看三峡也许别有洞天,这个角度就是一直以来被大家所忽视的“文化”,后三峡时代,三峡要游,但是要深游。


9月刊专题:线路策划师

A 复古马帮|重塑生活美学

B 诗文三峡|失乡者的文化乡愁

C 阿尔泰山地行|让老人与秘境重遇

D 探访日本手艺|就爱小圈子

E 台湾龙田村|听相声一般的单车游

更多内容请阅读我们的9月刊


杂志已在淘宝店上线,欢迎订阅!

点击末尾左下方“阅读原文

可转到我们的淘宝网店


本微信号内容皆为原创版权

投稿、转载或商务合作,请发邮件:

chenzhen@hkcts.com


关注我们

微博:@旅行家杂志

微信:旅行家杂志


☆查看往期消息:点击右上角→【查看公众号】→【查看历史消息】

☆分享文章:点击右上角→【发送给朋友】or【分享到朋友圈】


旅行家杂志,分享真实的旅行

Copyright © 重庆三峡旅游社团@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