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庆三峡旅游社团

≡ 印象重庆 ≡ 谜一样的旅行(上)

过而不客2019-05-05 07:00:45


谜一样的旅行,始于晚记了半个小时的起飞时间,但当我发现的时候已经坐在了去往机场的车上,无力回天,也不敢告诉正在开车父上,怕他一个心急把油门踩到一百五十。一路内心哆哆嗦嗦,嘴上嘻嘻哈哈地到了机场,办登机牌,但已经过了办托运的时间。道一路歉插队进入安检,还好大家都非常的nice,给超级无敌霹雳慌乱的我让出了位置,节省了不少时间。

把所有化妆品拿出箱子检测,安检小哥拿着我的一大盒超标的芦荟胶还有新买的洗发水沐浴液说:“这个。。。”“扔了扔了!”还没说完就被我霸气打断。小哥转眼看看我登机牌上的信息"要不寄存在这里,回来取"我想想也成就点点头"那就填个单子吧""算了,还是扔了吧,没时间填。"然后就背上安检过的包,拽着箱子就往登机口跑。"左边左边。"身后传来小哥的声音,好的,头也不回,八百米当一百米跑,终于赶在关舱门前一分钟赶到了。

算是一次有惊无险的教训。

到重庆的第二天就起了个大早,坐火车去了武隆。不可否认确实对市区有点失望,更多的是自己和小伙伴对印象重庆的特殊追求,我们一路向更加偏僻贫穷的地方前进。

为了安全方便起见,我们选择多花一点银两,包车上山下乡游荡。出芙蓉洞,一路上山去一直到仙女山山顶。冬天的仙女山确实很仙,冰雪覆盖。不同于北方的雪,南方的雪很湿润,似化非化地冻在枝杈上,形成了像雾凇一样美丽的景象。在帝都等了一冬的雪,终于在这里看到了,我们像没见过雪的孩子,一个劲地感叹,一个劲往森林深处扎。

从景区出来天已经全黑了,停车场里仅剩下几辆车,其中有一辆是等我们的红色轿车。司机小哥是个心善话又多的逗比。上山的时候就和我们一路瞎扯淡,见天色已晚,又让他等我们这么久,寒冷又无聊,我就邀请他一起吃晚饭。一开始,他傲娇地不答应(实为暗示叫我求他,但,求你?那是不可能的)。他把我们带去一家当地特色做乌江鱼的饭馆。老板和他很熟,给我们又沏茶又切血橙还以当地人价卖鱼我们并叫我自己去后厨挑,十分客气热情。后厨阿姨问我要什么辣,想想第一天到这个无辣不欢的城市,在市区吃小面时我的小伙伴就已经辣的喷火,我说微辣吧。

一大盆满是红油和辣椒的乌江鱼端了上来,小哥说吃着不够爽,看看小伙伴,她说没味。那就加辣吧。再端上来,盆更红,辣椒花椒更多了。“我就说要点变态辣嘛”小哥一边说,一边把自制的满是朝天椒的蘸料分到我们碗里。我们从辣椒盆里捞出来,再蘸到辣椒碗里去。不一会儿,就传来了吸溜声,不过这个人不是我也不是我的小伙伴,而是土生土长的武隆小哥。到最后,小哥一边哭一边说“不行,我得歇会儿。”然后瞅瞅还在狂吃的我们“你们不辣吗?”小伙伴说:“嗯,有辣味了。”听了她的话,小哥差点翻白眼倒在桌子上,场面十分搞笑,我打趣地说:“你是重庆人吗?”他说:“你们是北京人吗?”好吧,大概假北京人到了假重庆。

酉阳,是离开武隆前一天搜到的,因为在这个土家族自治区有很多国家级传统古村落。

到酉阳的时候已经是晚上,我们出火车站就被一位开店的大姐一路挟持到她的店,想想人生地不熟,不如就这样住下吧。后来我们发现,的确,我们俩一眼看就是外地人。。。怪不得就缠我们,不缠别人,穿着外貌气质真的和这里不是一个画风。

乘坐火车离开酉阳的时候,是21的凌晨,这一天,春运刚刚拉开序幕。

毫无疑问,发车前一天才买票的我们没有抢到卧铺。但当等火车停下,走到硬座车厢时,我们惊呆了,好像看到了电影中的印度火车,车内挤满了人。想下车的人下不去,想上来的人上不了,仿佛时间凝固了一样。

挤进车厢,总能看到夹在缝隙中勉强睡觉的没有买到座位的人。这一宿的硬座,伴随着永不停息的烟味,从不泯灭的灯光,挤在脏乱嘈杂又小的空间中,苟且眯上一会儿,这大概才是春运辛酸又充满喜悦的味道吧。


Copyright © 重庆三峡旅游社团@2017